雲愛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类型
经常跑去漫展浪
我死也不cos(真香)
我死也不会穿女仆装(真香)
我死也不穿洛丽塔(这个真还没。。。)
严重的收集癖(强迫症)
最近沉迷凹凸。

【卡埃】七个面瘫矮子和一个呆毛公主

CP:卡埃 (有点ooc需注意)

埃米现在很迷,埃米现在非常的迷。

[我大概是遇到了一个假的凹凸大赛]

先不管这件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自己身上高贵蓬蓬公主裙(虽然感觉很羞涩),回对着一排7个(ㅍ_ㅍ)表情眯着他的面瘫矮子,埃米有点胃疼如此想到:

[我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

现在整儿房间都是静悄悄的,谁都没有先讲话,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事件的开始吧——

因为在老姐吵着闹着要去找他的白马王子而苦不堪言的威逼利诱之下,埃米只好去帮她打探敌情。

虽然他觉得自家老姐那所谓的白马王子早就心有所属了,不过在从小被灌输“天大地大,老姐最大”玳瑁家特有的思维逻辑下,他也只能依着老姐的话独自一人去帮忙打探打探。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死也不去注意那顶帽子,更不会手贱去碰那个苹果,这样也就不会发生接下来一连串狗血的事了]

在路过一棵树时埃米无意中发现地上有个不易察觉的凸起物,看形状应该是一顶帽子,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便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些顺势捡起了帽子瞧了瞧,这一瞧让他重新开启了吐槽技能。

[我了个擦!仔细看看这不是那个面瘫矮子的帽子吗,我靠,很久以前我就想觉得雷狮海盗团里面果然都不是一般的人,长条的星星头带、绿帽子配红围巾、扫把头、拖把头,咦,这审美,学不来学不来的,突然感觉老姐喜欢吃苦瓜还比较正常,不...应该是说凹凸大赛没有一个正常人]

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埃米坐在树根上把玩着手里的帽子翘着二郎腿享受着难得的清静时光,不过这也仅仅持续到他看到了一个红的发亮的苹果并伸手试图摘下来吃为止。

握住苹果的一刹那天旋地转,眼前也是一片漆黑,埃米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吓蒙了,这时耳旁传出的大赛系统机械音让埃米重新找回了智商。

“恭喜参赛者埃米发现隐藏关卡,如两人成功通关将获得大量积分,载入场景《白雪公主》3~2~1~”

[两...个人?]明白了这是大赛又一次对他满满的恶意,埃米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一杯“凉凉”,并对另一个和他一样的倒霉鬼产生了同情,当然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不过显然我们的埃米小朋友忘记一句世界真理 “No Zuo no die”所以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过了很久,久到埃米感觉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了对面其中一位卡米尔打破沉默开了口:“我不想多啰嗦,赶紧结束这场闹剧吧,你应该也不希望(穿着着身)一直呆在这里。”

埃米其实还觉得挺尴尬的,毕竟对方有7个人(而且感觉他们的视线在来回打量我,特别是衣服?!!),自己就一双眼睛盯谁也不是,幸好对方先开口讲话解决了这个问题,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他还是决定要问个清楚。

埃米先是随便应答了一下然后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因为服饰的关系他不得不收拢起平日里习惯敞开的双腿,感受到对面更加炽热的目光,埃米用带着蕾丝边边的细致乳白手套扶了扶额头最终决定无视。

“不好意思哦,那请问你们哪个是真正的面...卡米尔呀?”(毕竟也不能叫人家绿帽子一号,绿帽子二号吧)

好险好险,差点把绰号说漏了嘴的埃米有点心虚的盯着自己蓬蓬裙上复杂的花边,感觉看久了也就这样吧,习惯就好而且意外的还挺可爱呢(不不不打住,我说的是衣服谢谢)。

卡米尔似乎没注意到这个停顿,他向埃米解释道:“你看到的都是我本人,这里的七个人不过是7种不一样的人格,每个人还是有差异的,比如我是智慧” “害羞” “瞌睡” “开心” “糊涂” “生气” “难过”余下的6个卡米尔接着话轮着报出自己的人格。

哦是这样啊...个鬼嘞!怎么可能看的出啊!你当我眼是瞎的啊?告诉我哪里有区别了!这一排面瘫脸长得难道不是一模一样吗(还有绿帽子)!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做任务了啊!

想说又不敢真的说出口,被气得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露出狰狞的面部表情的埃米觉得自己再待在这里可能要被自己的吐槽给憋死,这更确定了[自己参加了一个假的大赛]的事实。

相对于如此纠结的埃米,卡米尔这边可是要和平的多,虽然说人格确实是分裂开来,但各自的想法和目的还是不变的。

埃米火大了,他坐不住站了起来准备看看房屋有什么线索,变故发生了→论一个正常的男人(小男孩?)突如其来一天穿上高跟鞋时候会发生什么?

哪怕到了很久以后,埃米想起那一天的场景还是觉得人生第一次接吻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

高跟鞋踩住了蓬蓬裙的蕾丝边迫使他向前摔,当他迷迷糊糊还没站稳搞清楚状况时,却发现自己的嘴被一层柔软的东西挡住了,埃米突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在和卡米尔嘴对嘴贴在一起,俗称“接吻”。

埃米惊慌失措的推开了卡米尔跌跌撞撞快速移步到房间的角落,手忙脚乱的捂住自己因为害羞而涨红了的脸不敢抬头看对面卡米尔的反应,也因此错过了卡米尔眯起眼睛愉悦的舔了舔嘴唇充满色气的一幕。

“任务进度1/7”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听到系统提示音后他们很快明白如何才能通关,顿时埃米内牛满面,万万没想到啊!通关的要求居然是要和面瘫矮子接吻?而且还是7次!他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系统你框我?!!说好的白雪公主呢?怎么又变成睡美人了?!!我还年轻家里还有个蠢姐姐需要我照顾啊!不能死的那么早行吗!

卡米尔可不会好心给埃米更多的思考时间,7个人互相眼神示意了一番,便默契的围住了这只「待宰的羔羊」,被大型猫科动物看上的小型生物怎么可能逃得掉呢?

其中一人上前蹲下来平视埃米勾起了他的下巴,与他温柔的行为不同,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的一吻仿佛要吞掉他口腔内所有的空气,被吓得不清的埃米像洋娃娃一样失去了行动能力,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要逃赶紧离开这个人,但是从身体传出来的渴望压制了他的想法。

[呜...哈 哈...该死...这家伙...的吻技意外的好...糟糕...完全...沦陷了...感觉...要被吃掉了...]

卡米尔看着被埃米自己亲的昏昏沉沉双眼放空红扑扑的脸,嘴角还挂着来不及收回银丝,缓缓从下巴流动到喉咙及更深处,轻微呵的一声,那原本一成不变的表情此时也露出了调戏般的邪笑,下一位卡米尔已经准备就绪。

“那么埃米 ,我们继续吧”

end
—————(分割线的说)—————
首先恭喜卡埃破5000,撒花庆祝!不容易啊!
本来想写纯情一点的,但是写着写着莫名其妙就是开车的节奏(不,我不会,放弃吧,未来可能,现在不存在的),是错觉吗。。。感觉卡米尔对上埃米很容易单方面开车。。。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