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愛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类型
经常跑去漫展浪
我死也不cos(真香)
我死也不会穿女仆装(真香)
我死也不穿洛丽塔(这个真还没。。。)
严重的收集癖(强迫症)
最近沉迷凹凸。

兄控。姐控?(一发完)

CP:卡埃(?)

提问,第一眼看到对方有什么感受?

“这呆毛小子/这面瘫矮子!是同类!!!”

卡米尔是个兄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大哥,你怎么看?”
“如果不是大哥的需要,我没兴趣把自己放在危险的立面上。”
凡事都以大哥雷狮的利益为第一位,甚至比自己还要高。

然而当他击败了妄想击败狮子的小老鼠,并且准备结束那个名义上的“兄长”的恶趣味游戏时,被一声虽然害怕但坚毅的怒吼打断思虑。

“放开我姐姐!”侧眼看去从外貌特征明显暴露出和被自己掐着脖子的女性参赛者不一般的关系。

卡米尔觉得埃米有点莫名其妙,自己已经猜出了他们的分数牌,3分的埃米并不是自己的主要目标,他完完全全可以趁着这个间隙逃离自己,运气好的话还是可以捡个便宜晋级的。

但是很快他发现,他错了。

卡米尔看到的不是一个参赛者,他看到的是一个即使明白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即使明白根本只是在浪费时间甚至可能是送死行为、即使双手在微微的颤抖,即便如此还是咬紧牙关用一种毫不退缩的坚毅阵势瞪着自己的“家人”。

[啊~啊~这家伙]卡米尔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场景让他想到了老母鸡护崽的样子,也让他回忆起曾经在雷王星上大哥也是用这种坚毅的目光,不顾反对将明明是私生子的他归入自己的势力变相的保护起来。

虽然很微弱,气势也远远不够,不过还是勉勉强强看出和自己一样的影子。

[和我一样呢。]

—————(分割线的说)—————

埃米是个姐控,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

“嗨哟,你哪来的神秘自信?”
“没意见没意见,姐你说的都对!”
迫于亲姐的威力镇压也因为自己的小秘密向来对自家姐姐大人都宠着惯着帮忙收拾烂摊子。

所以在迷宫战中埃米忍着剧痛找到他姐时,发现老姐被卡米尔掐着脖子按在墙上,明显看上去是快不行了的样子时,埃米感觉自己似乎也同样有了一种窒息感。

“放开我姐姐!”这份对失去老姐的恐惧和愤怒之情压过了对卡米尔的恐惧,但这并没有让他忘记等级的差异。

[别抖了。。。不要再抖了。。。我的手啊!!!]

幸好安迷修即使赶到解救下这对可怜的呆毛姐弟。

看到老姐一如既往地吐槽着别人,埃米知道她并无大碍定下了心,却又因为再次认清自己能力的差距不甘的握紧了双拳。

[因为自己的弱小,差点就失去家人了。。。果然雷狮海盗团没有什么好人!]

埃米愤愤不平的嘟囔着,却没想到他很快就被他自己啪啪打脸。

在安迷修和雷狮对上的瞬间埃米怕其他人会有什么小动作也悄悄地打量着对方,不过在看到卡米尔的时候埃米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被称呼为“雷狮海盗团的军师”的人眼中并没有在做任何思考,而是用淡淡的担心和一丝温柔的眼神看着他的大哥。

埃米觉得自己有可能疯了,居然会从海盗团的人眼神里感受到温柔。

啪! “衰崽看什么呢?那么入迷?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

。。。感谢老姐一鸣惊人的巴掌,总是能让我清醒冷静下来。

[不过或许。。。他和我是一类人吧。]

—————(分割线的说)—————

两个少年
同样为守护重要的人
他们相遇了
未来的平行线也开始微微倾斜
直到他们
相交的那一刻
他们的故事
才刚刚开始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