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愛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类型
经常跑去漫展浪
我死也不cos(真香)
我死也不会穿女仆装(真香)
我死也不穿洛丽塔(这个真还没。。。)
严重的收集癖(强迫症)
最近沉迷凹凸。

论发小组,弟弟组和成年组的日常(5)

CP:瑞金 卡埃 雷安
已交往设定,ooc有

为了保护自己而身受重伤(受方)——

发小组:
“格瑞小心后面!!!”金看到了准备射击偷袭格瑞的参赛者,蔚蓝色瞳孔不由得缩了缩,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冲上去当下了致命一击。

子弹射中了金的右腹部,飞溅出的血散落在地面如同炸开的红色花瓣,因为惯性从不离身的帽子也掉落下来露出原本金黄色闪耀的头发,然而如今却失去了它应有的光泽。

“金!!!!!”看到金受伤格瑞有些失去了理智,直接召唤出了烈斩将袭击者连带他藏匿的山坡一刀两断,还没确认其生死便火速购买了止血药、止痛药和绑带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金身边。

“呜呜呜...格瑞...格瑞...疼...好疼啊呜呜呜”看着金紧皱眉头原本红扑扑充满笑容的脸蛋现在越发惨白和微弱几乎听不见的痛苦呻吟,格瑞心理暗暗骂了句‘该死’并手脚麻利的给金处理着伤口。

金忍着疼痛勉勉强强睁开眼,多年来的共同生活习惯让他从格瑞的表情中为数不多的看出‘惊慌’‘恐惧’等不易察觉的表情,更是从格瑞娴熟却轻柔的急救手法感受到了对其独有的温柔。

处理好一切格瑞见金已无大碍便小心翼翼尽量避开伤口公主抱起金,带他去正规的治疗设施。

“金,那种参赛者伤不了我,所以别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所以拜托...一起...活下去]

“嘻嘻平时都是你保护我,偶尔也让我来保护一次你吧格瑞。”
[不想一直被你保护在背后,我也想站在你的身边和你并肩作战]

————————————
弟弟组:
埃米和卡米尔正在副本组队刷怪,刷满了一天足够积分的两人正准备离开时一只boss级别的怪物突然从天而降准备给卡米尔来上一爪子。

埃米(的呆毛?)本能的感到了危险,‘卡米尔有危险’这一信息刺激着埃米的大脑,身体呼应着内心的想法硬是扑开了卡米尔,相对替卡米尔承担的剧烈的疼痛在背后蔓延,经受不住这撕裂般的伤害的埃米瞬时晕了过去。

其实已经发现异常原本打算反杀的卡米尔被埃米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停止了思考,回过神来已经迟了一步,埃米卧倒在地面背上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似乎就连呆毛也病殃殃的不再挺立松散着。

“... ...”卡米尔不眨眼的盯着埃米一言不发,怪物见攻击错了目标准备再补上一刀,还没靠近几步就被一股愤怒的杀意给压的喘不过气。

“敢伤害埃米就要做好死的觉悟...”卡米尔跳到怪物的头上发动了‘无定之躯’,承受不了重力迫使其头盖骨碎裂,成块,成泥。
这个场景宛如狩猎魔女时代一个流行的刑法“象刑”

“叮~~~您组队杀死boss,恭喜参赛者卡米尔和埃米获得6000积分”直到怪物完全死透卡米尔才抬起腿,跑到埃米身边仔细查看发现并没有伤到重要器官只是看上去有点吓人并无大碍,不幸中的万幸啊。

卡米尔凝重的脸缓和起来放下了心,为了不发生二次伤害他选择背起埃米撤出副本。

“卡...卡米尔?”埃米清醒过来,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背着已经包扎好伤口的自己,认出人后叫了声卡米尔的名字。

卡米尔听到了埃米微弱的声音应了应“我在...埃米,我在... ...我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第二次了...搞不好这次背上会留疤。”

“嘿嘿”埃米蹭了蹭卡米尔重新调整好姿势,双手搂住卡米尔的脖子一脸自豪的样子“不是都说伤疤是男人的荣耀吗,那我的这个就是属于卡米尔独一无二的勋章了。哦对了卡米尔,你还是把我放下了自己走吧,我毕竟是男孩子有点分量,一定很累的。”

“没关系...‘无定之躯’可是个泛用性很棒的原力技能,不光是自身或者别的什么,重量不是问题。”
“所以说这就是你随便吃甜点而不担心体重的理由吗?!!”

————————————
成年组:
[盯~~~]
[瞪~~~]
两个人已经沉默的看着桌前的两杯不知名的液体五分钟了。

让我们把视线调回半小时前:
原本雷狮和安迷修是在森林区进行

“啊哈哈哈你来砍我呀,小锤锤锤你胸口哦”
“哦呵呵呵那我过来啦,看我闪亮的打call棒”

之类的‘友好’的‘切磋’,结果两人不幸触发隐藏任务,居然还是强制性的?!!

一边相互拌嘴一边又默契十足的两人一路闯关,然而却卡在了最后一关“运”。
“一杯是毒,一杯是药,请玩家选择一杯喝下去即可通关”冷漠无情的系统机械声发表了死亡宣言。

谁都不肯听从系统的命令,但心意相通的两人更是死都不肯让对方先喝下这种危险物品。

变故发生在一刹那,两人同时冲上去争夺杯子准备一饮而尽,安迷修丢出了凝晶拦截下了快要碰到杯子的手,雷狮反手就是一锤将只剩下流焱进行防御的安迷修逼停了下来,雷狮抢过两个杯子正准备往嘴里送惊讶的发型里面的液体已经被凝晶凝固成冰,安迷修看自己的计划成功抓准机会夺得了杯子的掌管权,用流焱重新把冰化成水不顾旁边雷狮的怒吼一并吞下,不一会儿便感觉到胃翻江倒海的不适。

“安迷修!!!你个傻逼骑士快吐出来,那么想死吗?啊!!!”雷狮看着连武器也没力气幻化的安迷修知道大事不妙。

安迷修捂着胃单膝跪地,想反驳雷狮的话也没心思说出口,许久才说话“哈哈...猜...猜对了... ...两个其实都是毒药......哈哈...只有一起喝才能以毒攻毒抵消掉...就是难受了些”

“啧早知道了这种只有鶸才会中招的小把戏了,起来,走了”雷狮自顾自地扛起了安迷修。

“...虽然很感谢你还知道要带着我离开... ...但是...就不能换个方法吗!在下还是要脸的!”
“大爷我·乐·意”

[要保护你的是我,能够杀你的也只能是我;在我离开之前你也不准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呀!!!抱歉隔了好几天才更新,先给大家拜个晚年“新年快乐٩(๑•◡-๑)۶²º¹⁸”
这几天不是三倍工资吗雲愛君我一直在拼命的打工(结果完全忘记了码字),毕竟22号要去理想乡,24号要去凹凸世界主题的咖啡店,门票什么的都预定好了超期待^0^~
PS:昨天打完之后发现没保存的作者是奔溃的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