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愛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类型
经常跑去漫展浪
我死也不cos(真香)
我死也不会穿女仆装(真香)
我死也不穿洛丽塔(这个真还没。。。)
严重的收集癖(强迫症)
最近沉迷凹凸。

秘密(格瑞)✔

格瑞有一个秘密,几乎周围所以人都说他太宠金了,金也太依赖格瑞了,但其实真想却恰恰相反。

格瑞原本是生活在一个和平宁静的星球,小孩子的世界总是天真的,对于那时的格瑞来说自己只要有父母陪在身边就很满足了。

但人生不尽如人意。

“恶意”忽然出现,席卷并吞噬了这个星球。绝望、凄凉、悲愤和恐惧席卷着人的内心,被迫逃离这颗孕育他们长大的故乡。

“妈妈,爸爸他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爸爸他。。。你要记住,格瑞,你的父亲是个英雄。”

望着母亲的充满泪水的笑脸,格瑞知道了,或许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在被母亲推入逃生飞船的最后一刻格瑞听到母亲对自己最后的祝福。

“在未来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要有站起来的顽固。所以绝对要活下去!”

随后少年眼中的世界碎了,存留着一切美好时光和家人的美丽星球宛如一个掉在地上的玻璃珠,瞬间破裂,化为宇宙中的尘埃。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想要保护你们啊?因为自己的弱小我什么也做不到。。。爸爸、妈妈、大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啊绝对绝对饶不了你!

“变强”和“复仇”充斥着少年的内心,逐渐取代了天真。

(当你曾经身处黑暗,那么你一定会记得曙光降临的样子)

飞船连续飞了整整三天,对于格瑞来说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最终燃油耗尽紧急迫降在了最近的星球---登格鲁星

我。。在哪。。。糟糕。呼。。。没有力气了。。要。。要赶快起来才行。。呜。。不能再。。浪费时间了。。。那是什。。么。。。光?。。

倒下去前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如同太阳版的温暖金色。

“真的是太刺眼了”日后格瑞回忆起那一幕感慨道。

等到格瑞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头房子里的小床上,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金发少年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沉睡着,从眼睛下不易察觉的黑眼圈不难看出自己就是被这个金发的少年照顾了很久。

“啧。。。”本来想要不吵醒别人悄悄地起来看看情况的格瑞在起身的时候不经意间扯到了背后的伤口,[应该是飞船掉下来的时候受得伤吧],疼痛让格瑞回忆起自己的故乡,那个早已不复存在的地方。

“呜哇~~~啊!你醒啦!你还有伤别动,要喝水吗?”抬起头与之相望的是一双好像能够看到星辰大海的蔚蓝色的双眼,越是盯着感觉越会沉溺在那片大海里面。。。

“。。。”

那时的金一直以为格瑞瞪(并不)着他沉默不语是因为在警惕自己,而事实上格瑞只是因为在人生的低谷感到前方重新照进来一束光,太过温暖、太过灿烂,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紧紧的拥入怀中,感受他、占有他。

两个孤单而又弱小的孩子突破了平行线,原本不同的命运重新排序相交在了一起,从此开起了属于他们独一无二的故事。

再一次找到归宿的格瑞立下自己的誓言,这一次绝对要保护好重要的人,不会重蹈覆辙曾经的错误;不断的变强,将给予故乡的恶人以惩罚。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格瑞都会偷偷跑去练习剑术, 登格鲁星山中的怪物见证了这个男孩的成长,倒不如说格瑞才是其中成长最迅速的怪物啊。

不过悄悄出门的后果就是自家智商堪忧的发小一路尾随,发现之后紧抱大腿不让自己移动。

“格瑞~~~”发小眼泪汪汪的注视,宛如一只被主人冷漠了的巨型金毛,“我一个人好无聊的啊!陪我玩吧”

“金。。。”格瑞转过头去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心软答应“我要修行,回去,别再跟着我。”

听到被拒绝的答复,任性的发小嘟了嘟嘴“我不!!!你啥时候有空陪我玩啊!!!”

看到这架势格瑞扶了扶额头,叹了口气再次向前迈步“等我把这里的魔兽杀光再说。”

[如果让金跟着自己去修行一定会受伤的,还是让他乖乖待在家里等我回去再陪他玩吧]

“这样啊。。。”

黑暗的恶意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背后,迫使格瑞回头重新注视着原本天真无邪的发小,映入眼前的是他完全想象不到的恐怖画面——金,不应该说是那个用着金的身体的家伙在他回过头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内就侵蚀杀光了所有的怪物。

“现在可以陪我玩了吗。”

明明是疑问的发言,表现的却是不容拒绝的威吓。

他们之间僵持了很久,最终金体力不支倒了下去,眼疾手快的格瑞伸手把金抱在怀中,望着金如天使般沉睡着的脸庞瞎想着——金或许完全不需要我的保护,完全被这小子怔住了,该死被摆了一道,但是这份力量太过霸道了,会毁了金的意识,不能无视它。

接下来的日子,格瑞用了比以往还要长的时间去陪伴着金,对他而言,金是他下半生除了复仇活下去的唯一意义,还是让金再依靠着自己吧。

机会来临了,金的姐姐秋,那个温柔而又强大的女人决定去参加凹凸大赛,虽然自己一度挽留但并没有用。分别的那一天格瑞抓着金冰凉的手和秋告别看向发小故作坚定的脸为数不多的想到金长大了,却又有些寂寞感。

“金,我最重要的弟弟就拜托你了格瑞。”
“。。。啊”[绝对]

随后的三年时间里格瑞一直和金过着两人世界,格瑞感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金了。

[这是不对的,无论对你,还是被你绑在身边的金]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这么说,格瑞也清楚,但还是放不下手。

[再过一段时间吧,我会做出一个决定,一个对我们都最公正的决定]

三年后的某一天格瑞终于做出了最终决定,参加这一届的凹凸大赛,寻找杀害父母,摧毁故乡的凶手,而金宁可留在登格鲁星,起码能够活着。

虽然这样想,但还是存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如果金和从前一样追寻着自己来参加凹凸大赛,那么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让金受到一丝伤害。

晚上等到金睡着后迎着月光他站在床头府下头,蜻蜓点水版悄悄地亲吻了下金的额头。

[稍微让我任性一下吧,再见了,金]








参加凹凸大赛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格瑞凭借着自己出众的才能成为大赛第二是被众人仰慕的对象。

[金或许不会来了。。。。。。那么代替我,活下去吧]

上帝关上了你的门,却又为你打开了一扇窗。在无尽的绝望背后存在着小小的微弱的希望之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从天而降的发小,格瑞宠溺的勾了勾嘴角。

“那个笨蛋果然还是来了”
[幸好,你来了]
---------------------------------
后记(雲愛君有话要说):
这次我稍微注意了一下(应该),刀子相对比金那篇要少,希望各位看官笑纳。
关于上文:
我在黑金出来的时候借鉴了一下漫画,求别嫌弃,打从一开始看凹凸我其实就想写一些脑洞,像是格瑞和金的秘密这两篇就是一个双向依赖的故事——“我需要你,你也渴望我”;“我希望被你依赖,你想要被我保护”  咳咳也稍微(?)代入了一些自己的感想。

PS:emmm 我在考虑要不写安没马和雷没船的秘密系列⊙▽⊙ 你们觉得呢?

评论(2)

热度(37)